时报会客厅丨澳银资本熊钢:这些细分赛道值得关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证券时报作者:卓泳2023-02-09 21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正式启动的全面注册制改革令市场欢欣鼓舞。作为企业IPO的重要资本推手,创投机构在开年迎来了一个“大礼包”。全面打通一二级市场之间的通道、推动募投管退走向正向循环的同时,全面注册制也给创投行业带来不小挑战。面对制度红利、疫后经济全面复苏、产业风口更替等多种因素,创投行业该如何应对?投资逻辑如何生变?日前,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走进证券时报·时报会客厅,畅谈全面注册制下创投机构该如何迎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企业质地不好,即便上市了也不好退出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全面注册制改革正式落地,您如何看待这个新时代的开启?此前实施的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为行业积累了哪些经验和启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全面注册制改革启动是中国资本市场走出的关键一步,也是势在必行的。对创投行业来说,可以肯定的是,全面注册制是一个长期的“大礼包”,绝对不是短期或者中期能消化得完的。过去的科创板和创业板注册制试点,已经逐渐打通了一二级市场之间的通道,而且将选择权交给了市场,大大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,对实体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起到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回顾2022年,很多一级市场投资人都觉得特别难,募资不利、投资观望、退出不畅,全面注册制之下,退出便利化是否能传导至募资端、投资端,使得预期会相对好一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我认为,对于有准备的机构来说,有没有全面注册制其实不是那么重要,如果2022年活得不好,即便今年全面注册制了,也未必能好。为什么这么说,如果投的企业质地不好的话,即便快速上市了,一方面企业需要缴纳相对昂贵的入门费,资本市场上各种费用都比没上市时要高,另一方面在二级市场上交易量非常低,投资人想快速退出也很难。所以说,注册制只是优化了资源配置的方式,对于具体的投资来说,如果选择的标的不好、投资的专业度不够、企业的成长性不够,照样无法很好退出,最后也会导致很难募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展望今年,您认为投资相比往年会否提速?除了注册制这个利好因素之外,还有哪些因素会助推投资走向正循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就募资来看,去年募资难,今年也大概率继续难。为什么?因为当前中国创投业已经走过了第二个10年的周期,一大批基金要开始兑现他们对投资人的承诺了,如果基金无法退出,就无法给投资人清算收益。现在注册制开启了,市场的可选择标的就更多了,只有赢得流动性,才能赢得收益。现在LP更加追求机构的DPI了,我们的宗旨也是真正地为投资人带来真金白银。所以,我相信去年客观上遇到一些小麻烦的机构,今年会好。但如果是因为业绩等各种内在的原因不好的,今年还是会不好。比如我们去年募资,社会募资早就到位了,但政府引导基金因为疫情的原因,出资就延迟了一点。今年疫情消散了,各方面工作都会正常进行,就真正考验机构的内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热赛道进一步分化 疫后可关注消费创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可以看到的是,近两年,二级市场上的小市值公司数量增多,不少业内人士预计,注册制之下,这种趋势也会加剧,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对于以IPO为核心的机构来说,长期的影响一定会很大。我们一直有个理念,平庸的公司永远多过优秀的公司,而真正“巨无霸”公司比例不超过20%,头部公司永远是少数,大多数技术、壁垒、智慧、组织能力等都一般的公司,肯定很容易就被刷下来。投资机构也一样,那些没有自己可持续的投资和退出逻辑的、喜欢跟风的机构,也容易被市场淘汰。在泥沙俱下、好坏不分的时候,可能大家都能生存,但一旦市场的选择越来越尖锐,很多企业和机构就会原形毕露,经受不住考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从投资赛道来看,您觉得像生物医药、新能源这类去年受热捧的赛道,今年会怎样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我认为,后端以制造为核心的生物医药企业,估计没有太好的表现。但有创新能力、新药研发能力比较强的生物医药企业,预期会有好的发展。尤其是在市场错配情况下,二级市场上相关企业的股价跌了不少,今年的反弹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。新能源汽车的话,整车企业这块我不太看好,但是特别有技术和商业壁垒的动力电池供应商,至少还是比较稳健的。还有为整车供应零部件的企业,同样因为技术和商业壁垒不高,而且竞争已经很激烈,所以也会很难。硬科技的话,我们目前关注的一个逻辑很清晰的行业,就是卫星。因为这个领域在某些关键零部件上,中国是有优势的,而且有些技术在航天工程里的应用已经比较成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证券时报记者:疫情结束后,您认为今年还有哪些行业值得被关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熊钢:一个是医学领域,另一个是硬技术领域。此外,我们也在尝试一些有意义的消费创新。在医学领域里,我觉得很大的机会还要等待,但是一些细分的有竞争性的创新技术,还是可以的。而消费创新方面,虽然这一两年大家已经不太关注消费领域了,但我们还在关注我们认为的营养、售价、管理,通过它的供应链管理、商业组织管理,使得商品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,这又是一个细分的消费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校对:王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直播预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 高蕊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声明: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、准确,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风险自担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载“证券时报”官方APP,或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,即可随时了解股市动态,洞察政策信息,把握财富机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登录后可以发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证券时报立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暂无评论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为你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报热榜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一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点视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一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年轻少妇下面很紧很多水